《自然-食品》
Nature Food
Article | 出版时间 : 16 July 2020
你真的能决定你吃什么吗?|《自然-食品》论文
doi:10.1038/s43016-020-0126-6 | 原文链接

nature food.jpg

全球粮食部门的权力集中意味着位于粮食供应链上的少数几方左右着粮食的种植、加工、分配和消费的内容、地点、时间和方式。可以说,这样做的结果使许多人的粮食供应量增加了,但个人同时在粮食供应的许多方面被剥夺了自主权。随着粮食系统的对话越来越具包容性,毕竟变革的责任要依靠我们所有人,我们必须认真关注粮食系统的政治经济问题。


创新是使粮食系统民主化的关键,在它的网络、治理机制、技术和商业模式方面已经有了许多成功的例子。城市公共菜园使人们能够种植自己的粮食,并更有效地利用公共空间。种子节约网络有助于农民提高作物的多样性,使得他们不再依赖于从种子公司购买以获得新种子。手机应用程序助力我们将势必会浪费的好的食物重新分配给需要的人。厨房共享活动使得创业者们有机会以较低的固定成本来实践他们的商业想法。这些创新可以说是"颠覆性"的,其显著特点是恢复了自主、公平和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这些以公民为中心的创新可以从根本上重塑粮食系统。它们扩大了获得食物的机会,恢复了选择的自由,随着新产品和新服务的开发,它们开辟了一系列令人振奋的生计可能性,推动了创造力和机构的发展。在社会层面,它们将生产和消费重新联系起来,并减少对市场上提供的成套技术的依赖。通过让人们能最好地利用他们所拥有的资本----无论是资金、人力还是社会资本----这些举措都增强了个人在粮食系统中的权力。


这些倡议好处多多,因此应多多益善。在这个过程中,研究是关键,因为它可以阐明如何提高创新效率,如何扩大创新的规模,如何确保各地方的举措能总体上符合地球边界,以及如何解决健康问题和食品安全标准。同样也需要在政策上做出努力来确保创新进入积极的轨道,被用之有道,而不是成为一种排斥机制。


对粮食相关的选择自由和主权的讨论已经由来已久。1902年出版的Ebenezer Howard的Garden Cities of Tomorrow 对于如何将粮食生产并入到自给自足和自治的范畴提出了自己的设想。随着公众对环境问题的认识的不断提高以及空前的市场集中度水平,我们更需要寻找基层的粮食解决方案。但是,地方举措仍然无法取代我们目前的农业模式;大型农业企业在研究和开发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加工商和销售商则确保了世界各地具有正常的粮食供应。而本文介绍的以公民为中心的创新则具有互补性,是颇具希望的变革切入点。


如果协调得当,创新可以成为强大的游戏规则改变者,打破“生产什么决定消费什么,反过来又影响消费者的偏好"的恶性循环。至少,创新将鼓励人们重新思考他们在食品系统中的角色。





快速链接
其他网站
关注我们